層層剝皮848元工資只拿到296元
  本報討薪行動開展8天以來遇到很多難題,本報提醒農民工兄弟及時保留欠薪證據
  每日甘肅網-西部商報訊(記者甘菊萍 實習生尚也)昨日,由本報聯合蘭州市勞動監察支隊和蘭州市四區勞動監察部門啟動的“情暖2013——歲末為進城務工者討薪”行動已進入到第八天。經過本報討薪行動,有農民工已拿到自己的血汗錢,但是在寒冷的冬季,還有許多農民工繼續在討薪路上奔波著。
  討薪經歷各種理由亂扣款八百多的工資被扣多一半
  郭先生說,他於今年11月27日下午,應聘到蘭州市城關區新武都路交警大廈旁邊的一家酒樓上班,上班前談好的條件是:每月1600元的工資,酒樓管吃住。談好條件後,他就成為該酒樓的一名員工,主要負責擇菜、洗菜和切菜等工作,隨後他也投入到工作中。
  郭先生說,每天用冰冷的涼水洗菜,實在有些受不了,而且日復一日的切菜,左手食指被切破,指甲也被切掉,所以隨著天氣日益變冷,且手指疼痛,他實在無法繼續幹下去,為此,他於12月9日向酒樓老闆提出辭職。當時,酒樓老闆允許他辭職,但稱那幾天有事要出去,讓他再堅持兩天,等他辦完事回來後,就讓他辭職,然後支付半個月的工資。誰知,12月12日,老闆回來等他要工資時,得到的答覆是辭職可以,但工資就別想要了,一分錢沒有的。
  聽著郭先生的述說,本報討薪記者能深切地感覺到他討薪時的心情。為能幫助郭先生儘快拿到半個月848元的工資,本報討薪記者與酒樓老闆取得聯繫,經過協調,酒樓老闆承諾支付郭先生的工資。昨日上午,郭先生給記者打來電話,稱拿到了工資,但是酒樓老闆告訴他說,三天半的試用期沒有工資,還有兩次遲到,按照曠工算,兩次扣了160元……經過各種理由的扣除,半個月本應848元的工資只拿到了296元。
  討薪行動不屬勞務關係應走法律訴訟程序
  從張掖來蘭州務工的小孫,臉上已經沒有了以往的笑容,而呈現在他臉上的只有惆悵和無奈。小孫說,今年6月,他通過一熟人介紹,承接了蘭州科之信有限公司安裝中央空調工作,當時說好的條件是,除了中央空調由該公司負責提供,其他的材料由他負責買,工資加材料費總費用是3萬元,安裝工作完工後支付全部費用。
  小孫說,由於安裝中央空調的工作很繁瑣,要鋪線、打眼等,所以他一個人是不能完成這項工作的,於是他又找了3個人和他一起乾。經過兩個月的緊張施工,8月,安裝工作結束。施工前,對方支付了1萬元的費用,施工中間支付了1萬元,現在還有1萬元的費用卻遲遲拿不到手。這幾個月來,他幾次找到蘭州科之信有限公司討要所欠工資,得到的答覆是要他去找項目經理,但是項目經理離職了,他上哪兒去找呀。記者瞭解到,年底了,小孫自己雇佣的3人一直找他要工資,但由於小孫遲遲拿不到這1萬元的費用,使得他現在也無力支付那3個人的工資,為此,小孫很是惆悵,同時也很無奈和無助。
  隨後,本報討薪記者隨同小孫來到蘭州市城關區勞動監察大隊,就蘭州科之信有限公司欠工資一事進行投訴。小孫把事情緣由向勞動監察大隊監察人員說明後,監察人員告訴小孫,由於小孫又雇佣了工人,所以小孫和蘭州科之信有限公司不是勞務關係,而是承包關係,介於這種情況,小孫的欠薪之事不屬於勞動監察部門監管範圍,建議小孫收集好證據材料後,應該走法律訴訟程序解決。
  走出蘭州市城關區勞動監察大隊辦公室,本來還滿懷希望的小孫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。小孫說:“我真是太相信別人了,今天的結果就是輕易相信別人所造成的。”  (原標題:蘭州:酒樓層層剝皮848元工資只拿到296元)
創作者介紹

火影忍者

qa60qavnj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